导航
北京易景道景观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是由几家大型国有园林设计施工企业合资合作,在北京注册的专业景观规划和设计企业。公司拥有园林设计乙级资质,高、中级职称的设计师60余人。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国际景观设计师联盟东区会议:定位景观设
       前不久,在悉尼举行的国际景观设计师联盟(IFLA)东区会议中,各位代表的发言给我们提了个醒:我们不仅要加强对世界范围内日益多样的景观实践的关注,还要加深自己对于环境的理解(城市人口、农村人口对于环境的理解是不同的,不同区域、不同国家对于环境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

       我们现在所能想到的最有意思的问题就是:环境是如何塑造我们的禀性以及生活方式的?我们又是怎样适应、回应环境的?早些年在澳大利亚,殖民者们为了让住宅在适应当地气候特点的同时又保持住殖民时代建筑的独特风格以及亲切感(对于殖民者而言),他们采用了在乔治亚式的建筑中加入走廊的方式,他们喜欢让环境适应自己的需要。现在我们拆掉了走廊,安装上了空调,这表示现在我们还是喜欢让环境适应我们自己的需要。

       我们继续依仗高科技扮演着无所不能的角色,我们继续乐于让环境适应我们的需要。我们的行为应该是对我们的环境的回应,但是包括经济利益在内的各种压力和动机驱使我们对环境做出了过于草率的回应。经济动机很少欣赏“慢工出细活”,经济动机欣赏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回报。

       虽然环境的变化是缓慢的、不明显的,但是对环境了解得越多,我们就越能感受到环境对于我们行为的约束力和影响力。我们民族身份的确立以及国家意识的形成都与环境息息相关,从这个方面来理解环境对于我们的影响再好不过了。

       会议中有关新西兰项目的例子都是从新西兰那块土地里长出来的,这就是说你一看到这些例子就可以联想到新西兰,因为这些项目浸透着对于新西兰的环境、新西兰的人民,以及造就他们民族禀性的种种元素的深刻理解和认同。会中提到的有关澳大利亚的项目,也是建立在对本国环境以及社会特征的深度了解基础上的。项目大小不一,但是所有国家的优秀项目都很好地体现了对于人和环境的理解。

       森林破坏、渔业减产、水资源不足、空气污染,以及由此而致的文化身份的丧失等危机——不仅是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所要面对的挑战,也是中国以及东南亚景观设计师当前所要面对的主要挑战。如何为传统花园设计以及传统农业景观管理融入专注于环境、文化回应的时代元素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一位演讲人在大会中谈到:“过去20年里,中国很多城市的GDP增长率都高得惊人,但是每年由于环境和生态退化所造成的损失也高达7﹪-20﹪,这相当于、甚至高于每年的GDP增长率”。

       相应的,我们还面临着文化身份丧失的问题。“身份的危机在城市设计中尤为明显。当一位法国设计师为了实现他自己的梦想而将他的杰作(中国国家大剧院)移植到中国首都的腹地的时候,或者是当巨大的、功能紊乱的中央电视台新大楼的修建只是为了“创造迷惑的力量”(daniel Bumham)的时候,作为设计师我们必须扪心自问:我们到底想向世界呈现什么”。

       就像大会里面讲到的,比起传统景观,现在的景观项目规模都很大,项目所服务的人群也不一样了。在景观设计师手中演绎出来的优秀景观,不仅体现了环境意识,还体现了精神蕴涵。“景观基础设施是一个融会贯通了各种过程的界面,在这个界面上,自然、人、神复归统一。景观基础设施是一个有效的景观安全格局,这个安全格局不仅保护着我们的生态环境完整性,还保护着我们的文化身份,并为人们的精神需要提供着保障。”

       目前,国际景观设计师联盟(IFLA)加强了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遗产中心( WHC)、联合国人居署(UN Habitat)、 国际建筑师协会(UIA)、国际城市与区域规划师学会(ISoCARP )等政府机构和民间组织的合作,共同支持解决有关全球环境与文化的问题。

        IFLA目前的工作就是通过“对话”与“教育”这两个主要工具展开的。现在在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同。而仅仅在40年前,澳大利亚还没有一个教授景观设计的学校、没有一本有关景观的书,景观设计不仅没有得到政府的认可,也没有得到任何政策、项目的支持,可以说,当时想要定义我们的学科可谓是举步维艰。

       目前在中国,只有很少的教授景观设计的学校,但是现在到了景观设计学扮演主要角色的时候了。“中国现在正处于重塑城乡景观的关键时刻。城市化、全球化以及唯物质主义把景观设计推到了应对挑战的前沿,这些挑战包括:寻找解决能源与环境危机的方法,重拾文化身份,重建精神与土地的联系。

       景观设计学之所以能够在处理这些世界性挑战中扮演重要角色,是因为景观设计学是协调发生在景观上的一切问题的最为可行的界面——在景观这个界面上各种自然的、生态的过程,文化的、历史的过程,以及精神的过程都协调了起来。”

      不管是在景观的发现过程中,还是在景观的再发现过程中,景观设计学都是属于未来的学科。景观是协调、融会各种自然的、文化的、精神的过程的界面。像IFLA这样具有代表性的景观设计师协会,不仅有义务提醒景观设计师对于本地以及全球的责任,还应该促进景观设计师的协同合作。
版权所有   北京易景道景观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普诺德网络
京ICP备07012787号